“萝卜章”坑骗6亿 中江信托陷尽调风波 - 金融视界
平台曝光
“萝卜章”坑骗6亿 中江信托陷尽调风波
发布时间:2018-03-29 发布者:北京商报 来源:金融视界  阅读量:1168

近年屡屡出现金融机构被“萝卜章”坑骗的事件,这些机构一定程度上是受害者,但也难以避免地受到是否尽调的争论。中江信托金鹤189号大连机床信托计划卷入风波,其核心就是中江信托被虚构的应收债权骗走6亿元,而后中江信托“不准备刚兑”的表态又牵动了投资者的敏感神经,引发市场对信托公司没有尽责调查的争议。

再现“萝卜章”

中江信托这只被“萝卜章”坑的项目是2016年8月发行的“中江国际金鹤189号大连机床产业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金鹤189号”),合计募资6亿元,分为一年期和两年期,每期均为3亿元,付息方式为半年付息。

但金鹤189号在发行仅数月后就遭遇了危机,危机来自于项目融资主体大连机床。2016年12月,大连机床“16大机床SCP001”违约,随后风险事件接连爆发,至2017年11月破产重整时,公司已有9只债券违约,涉及金额达48亿元。

在金鹤189号的风控措施中,本应充当“安全带”作用的一笔7.6亿元应收债权也出现问题。中江信托表示,融资过程中大连机床提供了其“合法拥有”的对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的近7.6亿元应收债权,但大连机床不按期兑付本息后,中江信托以债务纠纷为由起诉了大连机床,在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案件过程中,收到惠州比亚迪电子的书面回复才发现7.59亿元的《应收债权转让及回购合同》子虚乌有,惠州比亚迪电子与大连机床并无业务往来,合同所附带的《债权确认函》中惠州比亚迪电子方的公章与授权代理人签字均为伪造。

回应不准备刚兑

矛头指向大连机床。中江信托方面还透露,曾去惠州比亚迪工厂进行了实地调查,却发现不仅《债权确认函》中的章是冒牌的,连工厂中走出来负责接待的比亚迪相关人士也可能是大连机床安排的人。

“中江信托一定程度上确实也是受害者。”一位信托业资深观察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据了解,中江信托已于2017年5月报案,公安机关在同年9月对大连机床涉嫌犯罪立案侦查。

但舆论很快又发生转变。3月26日,中江信托相关负责人对金鹤189号做出了“涉事产品不准备刚兑”的表态,称已经向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申请了贷款,实在不行只能选择延期兑付,并强调这个项目风控和尽职调查没有问题,作为受托人只能尽力维护投资者利益。

上述观察人士指出,“刚兑”在行业中实在是过于敏感的一个事情,尽管明确提出要打破刚兑的资管新规出台渐近,但长期存在隐性保护的市场环境,让金融机构很难迈出打破“刚兑”这一步。不少信托公司人士也曾坦言,兑付信用对于信托公司而言非常重要,目前恐怕只有极少的公司能承担得起打破“刚兑”带来的一系列负面影响。

是否尽调引争论

也因如此,中江信托一语掀起质疑声浪。不少人认为,中江信托没有尽职尽责。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表示,法律本身禁止刚兑承诺,不过信托公司表示项目风控和尽职调查没有问题,这一说法难以令人信服。中江信托公司称派人去惠州比亚迪现场进行了实地调研,当时是谁具体负责的风控和尽调、采取了哪些具体审核措施、在实地调研时是否获得比亚迪公司的确认,甚至信托公司有无内鬼等,都需要信托公司拿出更多的证据和事实,来回应公众的关切以及主管部门可能开展的行政调查。

一位会计业从业人士也对北京商报记者介绍,此事件的三家公司中,中江信托与惠州比亚迪电子没有业务往来,提供了一纸应收债权书的大连机床相当于“中间人”角色,在此情况下,中江信托应该审查与这笔应收债款有关的合同、发票、双方往来款,如有货物还应该查看入库单、凭单、提货单等。“审查工作是相当繁复的,但这些细节中江信托都未披露。”该人士说到。

王德怡还表示,尽管大连机床方面已被刑事调查,但并不影响中江信托对投资者承担民事责任。如果有证据证明中江信托没有尽到诚实信用、谨慎勤勉的义务,相关投资者可以向行处主管部门进行投诉,请求主管部门就中江信托公司是否依法合规开展业务进行调查和核实;也可根据约定的争议解决方式,通过司法途径主张自己的权利。

对于上述争议,北京商报记者向中江信托求证了解,一位内部人士记录了问题表示将转达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并未回复。大连机床一位内部人士表示“不清楚此事”,也不知道应由公司哪个部门负责。值得一提的是,一位知情人士介绍,金鹤189号一年期的部分已经全部兑付,两年期的到期时间是今年9月。今年初爆出的中江信托另一只逾期的“金鹤140号亿阳集团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也已完成兑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