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月度过会率刷新低 PE/VC退出压力陡增 - 金融视界
谈股论金
IPO月度过会率刷新低 PE/VC退出压力陡增
发布时间:2018-02-12 发布者:第一财经 来源:金融视界  阅读量:998

018年1月号称IPO史上“最寒冷的一月”。

在刚刚过去的一个月,发审委总共审核公司总家次50次,18家通过,通过率为36.0%,被否24家,否决率达48%,暂缓表决为3家,另外取消审核的企业数量有明显增加,共有5家。

一位私募机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去年至今IPO审核提速,去年一年PE/VC机构从中受益,硕果累累。但另一方面,对于PE/VC来说,IPO作为退出的重要渠道,过会率走低,将来退出压力变大。

IPO趋紧,私募基金退出渠道不通畅

根据清科研究中心私募通统计,2017年1月至12月,中企在境内上市438家,相比2016年的227家,增长93.0%。在IPO的带动下,2017年,PE和VC机构共有1048笔IPO退出,退出成绩受到了行业普遍认可。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12月IPO退出仅19起,同比下降40.6%,环比下降29.6%。

尽管在去年IPO在数量上取得了很大的突破,但自2017年10月17号大发审委上任以来,发审会否决率不断攀升,达晨创投董事长刘昼此前曾表示,“目前的状态的确是钱多,好项目少,泡沫高,价格高,但真正能够上市的公司并不多。目前证监会严审,过会率不如从前,从这个角度来看,为基金退出带来了一定压力。”

“大发审委”自2017年10月17号开审至今年1月,共审核了131家公司的IPO申请,其中闯关成功的公司有65家,52家被否,另有9家暂缓表决,过会率为49.6%,被否率则近4成。

“在一般意义上,PE/VC终究要退出,所以在PE/VC投资的时候,对退出要有一定的谋划。到目前为止,主流的退出方式应当是通过IPO来退出,其次是并购。IPO的节奏不可能始终保持一种高速状态,因为这里还有市场环境的问题、市场接受度的问题。”天星资本的执行总裁蔡志明在融资中国2018资本年会股权投资峰会上表示,IPO严审下,不少拟上市企业对于A股IPO没有十足把握,提出在美国或香港上市的可能性。对此蔡志明建议,机构和挂牌企业,进境外市场或境内市场要根据企业自身的特点,另外,要对市场的特点做一个研判,同时要在一个较长的时间维度下,找到企业发展和市场匹配的情况。

洪泰基金创始人、洪泰资本控股董事长盛希泰则认为,2017年是金融监管的新元年,其中一个核心是对不同的渠道和领域统一监管标准,另一个核心则是规范化。他认为过去十年中国IPO市场上的“堰塞湖”现象经过半年就应会在新的监管趋势下彻底消化,而对于PE来说虽然过会率偏低影响投资退出渠道,但整体来说市场环境得到净化,对投资来说更有利。

并购降温并购基金何去何从

除IPO之外,并购也是PE/VC退出的重要渠道之一。IPO趋严的同时,并购在2017年也呈现降温的局面。根据华兴资本的统计数据,2017年中国TMT并购市场共发生并购交易数量相比2016年减少10%;总交易金额减少了42%;单笔交易金额减少31%。

“并购市场从2013年开始爆发持续到2016年上半年的这轮并购属于财务型并购或者投机套利型并购为主。2016年的下半年到2017年这一轮实际上是并购的一个低潮,这一轮受了很多因素影响,我认为主要是涉及到套利型并购,套利型并购对于市场的影响要远远高于协同效应,导致长期以来并购的金融行为模式逐渐演变,在这个模式下面大家更关注的是套利空间,而不是行业整合和协同效应。”申万宏源证券并购融资部总经理洪涛认为,未来应该是随着二级市场,由于中小创公司估值的回归,IPO和并购在未来应有一个拐点再平衡。

洪涛预计,今年一月份,一行三会颁布的银行债权转股权新规将使取得绝对收益的并购基金,包括债转股的基金、过桥融资基金等,在未来大有可为。“随着股市调整到位,股市波浪调整到位,这个波浪是大盘蓝筹波浪上涨,然后回调,导致中小型公司大幅度回调,用时间换取空间,未来的并购基金大有前途。”

如何应对“两极分化”?

在目前IPO和并购市场都有所收紧的情况下,不少PE/VC人士建议不仅要构思好未来退出渠道,在投资时应保持严谨和专业的态度,稳中求胜,不追风口但关注风向。

君联资本总裁陈浩表示,资管和监管的变化对于PE/VC来说就是资金来源端政策的变化。另外,IPO的审核政策也已生变,必定为行业带来不小的冲击。“过去上市,我们追逐投资的企业有利润,排队上市,成功率可以预估。但是今天在这种审核体制下这个就很难预计,如果上市成功的比例在你基金的投资范围里边,从过去的30%降到10%以下,资金如何获得合理回报?在目前的环境下,我们坚持专业和专注两个基本策略。所谓专业,就是在一些特定的领域里,越深越透积累我们的优势。专注,尽可能把我们投资的手法和投资策略集中我们最擅长的地方,不盲目的做扩张,所谓的多元化并不是我们的选择。”

2017年达晨创投在退出方面交出了满意的成绩,通过IPO退出18家企业。但达晨创投执行合伙人肖冰却对2018年的前景表示担心,“一级市场融资超过了二级市场的融资额,去年一级市场投资有一万多个亿,这些资金未来能不能收回来。如果这一万多个亿收不回来,我们肯定进入全行业亏损的阶段。可以得出的结论是,未来10%的机构赚了90%的钱,剩下大量的机构基金是回不了本的,两极分化严重。”

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统计,截至2017年底,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已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22446家,同比增长28.76%;已备案私募基金66418只,同比增长42.82%;管理基金规模11.10万亿元1,同比增长40.68%。私募基金管理人员工总人数23.83万人,同比减少3.37万人,其中,已在从业人员系统注册员工人数19.40万人。

此前,北京证监局局长王建平表示,当前PE行业两极分化较严重,“以北京辖区为例,44家管理100亿以上规模的机构管理12000亿资产,就是1%的机构管理48%的资产;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800家机构管理的资产规模都在一亿以下,也就是56%的管理机构管理2%的资产。”

对于目前面临分化的挑战,肖冰认为,整个行业在2018年要冷静、保持谨慎。最核心的竞争还是比拼专业能力,专注于各自擅长的领域。另外他建议在IPO的退出方面,可以考虑在香港市场上市的尝试,香港市场可能会有很大的变化。

另一方面,很多机构表示2018年要在挑战中寻求机遇。

陈浩认为,面向2018年,第一个机遇是中国技术创新所带来的行业变化的机遇,包括互联网技术对传统行业的渗透、医疗领域基因科技等。另一方面,在国家一带一路大的战略背景之下,中国企业国际化的机遇。“过去我们讲在国际化更多是在一些成熟产业里边大体量的公司海外的并购。但是这两年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创新的,技术型的公司在海外的战略和投资。我们的技术尤其对于人口众多经济发展相对不平衡,或者相对比较落后的地方,像东南亚、中东、印度,有较强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