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头条
互金第二股信而富的“今朝”:市值仅比“袖珍平台”多200万美元
发布时间:2018-07-12 发布者: 陈剑锐 来源:金融视界  阅读量:907

  

卑鄙,是卑鄙者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墓志铭。而信而富是既不是卑鄙者,也不是高尚者,而是一个纠结者。

2017年4月28日,信而富迎来了最荣耀的一刻——登录纽交所,成为中国互联网金融第二股;然而幸福敲门之后,却冷酷的拂袖而去:截至7月10日收盘,信而富市值不足2亿美元,不足峰值的四分之一,2017年净亏损1.22亿美元。

进一年多时间,何至于此?

1、袖珍平台否?

作为2017年首家在美国上市的互金企业、中国第二家成功IPO的互联网公司,信而富也曾是“别人家的孩子”。

信而富的发行价为每ADS 6美元。上市以来,股价最高时达12.86美元,比发行价翻了一倍。

上市公司的股价涨跌,如镜花水月般虚幻而真实。

截止发稿,信而富股价为2.09美元 ,较发行价缩水超65%,而市值仅剩1.37亿美元。

人们都害怕自己被同龄人抛弃,对于信而富,恐怕面临着被“小老弟”们赶超的危机。

当然,只是在市值上。

对比其他几家美股上市的互金公司市值,宜人贷12.7亿美元、趣店26.1亿美元、拍拍贷14.5亿美元、简普科技(融360)9.43亿美元、和信贷4.7亿美元。

信而富与这几家的差距都不小,它的市值更接近一家来自四川的小平台——爱鸿森。

比起很多互金企业上市时为自己敲锣打鼓大造声势的阵仗不同,爱鸿森这家公司在宣传方面极其低调,仿佛是故意绕过国内媒体视线。2018年3月16日,爱鸿森在纳斯达克悄然上市,股票代码AIHS,发行价为每ADS4美元。

爱鸿森为四川森淼融联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网贷平台,成立于2013年6月,2014年5月正式上线运营。爱鸿森不但作风低调,体量也不大。据官网数据,爱鸿森总交易额只有11.36亿元,也难怪被人称作是“袖珍平台”。(注:截至2017年9月31日,信而富撮合借款交易总额为10亿美元)

而如今爱鸿森股价为5.3美元,总市值达1.35亿美元,与信而富的差距仅剩200万美元。

相比于爱鸿森,信而富怎么也有10亿美元成交额啊,亲。

2、泰极否来?

信而富崛起于现金贷,腾讯理财通、百度金融都曾与其现金贷业务合作,它的产品曾直接以“现金贷”命名,在其官网文章中更是指出:我国“现金贷”由信而富首创,其根本是普惠。

现金贷不等于高利贷,它本身是一本好经,但被歪头和尚念歪了。虽然信而富对于借款利率、费用一直极为克制。信而富一定不是卑鄙者,如果是,它现在会有大把的资金去做市值管理,它是一个纠结者。

在其他的现金贷平台早已将行业搅成一团乱麻,整个行业都遭到了社会、舆论的强烈谴责,它还在纠结如何为现金贷正名。

2017年,信而富曾发表4篇《信而富论现金贷系列》文章,其意图不言而喻:不希望行业因搅局者而玩死,然而这一切都抵不过趣店的“回应一切”。

现金贷行业的一个共识是:行业肯定会被严监管,但是趣店的舆论风波,让这个时间提前到来,而且来的不是严管,而是一刀切。

现金贷一刀切后,信而富等一众上市公司的股价,第一次经历断崖式下跌。

2018年,信而富终于无法在坚持“现金贷”了,因为它首创的现金贷已然成了一件丢人的买卖。4月10日,信而富发公告称:“信而富现金贷”正式更名为“信而富消费贷”。

改名之后,信而富并没有转运,2018年,P2P跑路潮再次来袭,众多百亿平台暴雷。网贷行业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中国P2P概念股遭重挫,而信而富的资金端业务正是P2P网贷,自然也不例外,更何况,信而富的财务数据并没有像其他P2P概念股那样撩人。

3、老实人和财务数据

信而富是一个纠结者,也是一个老实的平台。P2P平台多会将成百上千万的注册用户作为宣传数据,而在信而富官网则清清楚楚的写到:截至2017年12月31日,累计出借人数量:42535;累计借款人数量:4277746。

“老实人”财务状况令人堪忧。

信而富公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信而富一季度净收入为760万美元,同比下降27%,一季度净亏损3020万美元,同比增加102.68%。

造成亏损的原因,信而富方面表示主要是因为与新的收入认定标准有关的450万美元非现金性亏损,以及与试点新的出资项目(后因监管政策变动已终止)有关的910万美元一次性成本。一季度信而富约有1600万美元的一次性消费支出,包括与监管部门要求有关的非经常性支出、受监管政策变化而终止的项目支出等。

同时,运营费用高企。信而富一季度的管理费用和产品开发费用都在增长。对管理费用大幅增加的原因,信而富称,是为支持现金消费类借款业务增长,增加了相关基础设施,与筹备备案有关的非经常性费用,支付给第三方催收服务的成本增加350万美元,以及减记其他应收账款和未摊销成本130万美元。

以上都是信而富是亏损扩大的原因。

为了适应监管政策的变化,信而富承受着不小的“转型之痛”。

2017年11月2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下发了《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紧接着,2017年12月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开展对网络小额贷款清理整顿工作。

政策一发布,美股的互金公司就应声下跌。尤其是从事现金贷业务的信而富、趣店、拍拍贷等平台,更是受创不小。

不过到了今年,部分平台也有所回涨。

投之家CEO黄诗樵曾对媒体做出这样的分析:趣店的大涨应得益于布局汽车金融,走线下重资产运营模式。此举获得了资本市场的认可,从而抬升了股价。拍拍贷的大涨应得益于智慧金融研究院的成立,设立人工智能、区块链、金融云、大数据等四大研究中心,涉及区块链概念带动其股价上涨。信而富近来并未有任何动作,同时也并其无政策利好。

这样看来,信而富如果想要提振股价,开拓新业务是必由之路了。